当前位置:首页 > 健康快讯 > 正文

xx49ss xx49ss xx49ss xx49ss 【无斑点更迷人】

时间:2018-11-11 16:52:26   来源:网络  

未命名_副本.jpg

-5ba1fcea-1e9c-4e68-a13a-2ddaac10c662.jpg

 

正文到此结束:

xx49ss  xx49ss  xx49ss  xx49ss  【无斑点更迷人】
xx49ss  xx49ss  xx49ss  xx49ss  【无斑点更迷人】
xx49ss  xx49ss  xx49ss  xx49ss  【无斑点更迷人】
xx49ss  xx49ss  xx49ss  xx49ss  【无斑点更迷人】
xx49ss  xx49ss  xx49ss  xx49ss  【无斑点更迷人】
xx49ss  xx49ss  xx49ss  xx49ss  【无斑点更迷人】
xx49ss  xx49ss  xx49ss  xx49ss  【无斑点更迷人】
xx49ss  xx49ss  xx49ss  xx49ss  【无斑点更迷人】
xx49ss  xx49ss  xx49ss  xx49ss  【无斑点更迷人】
xx49ss  xx49ss  xx49ss  xx49ss  【无斑点更迷人】
xx49ss  xx49ss  xx49ss  xx49ss  【无斑点更迷人】
xx49ss  xx49ss  xx49ss  xx49ss  【无斑点更迷人】
xx49ss  xx49ss  xx49ss  xx49ss  【无斑点更迷人】
xx49ss  xx49ss  xx49ss  xx49ss  【无斑点更迷人】
xx49ss  xx49ss  xx49ss  xx49ss  【无斑点更迷人】
xx49ss  xx49ss  xx49ss  xx49ss  【无斑点更迷人】
xx49ss  xx49ss  xx49ss  xx49ss  【无斑点更迷人】
xx49ss  xx49ss  xx49ss  xx49ss  【无斑点更迷人】
xx49ss  xx49ss  xx49ss  xx49ss  【无斑点更迷人】
xx49ss  xx49ss  xx49ss  xx49ss  【无斑点更迷人】
xx49ss  xx49ss  xx49ss  xx49ss  【无斑点更迷人】
xx49ss  xx49ss  xx49ss  xx49ss  【无斑点更迷人】
xx49ss  xx49ss  xx49ss  xx49ss  【无斑点更迷人】
xx49ss  xx49ss  xx49ss  xx49ss  【无斑点更迷人】
    郑藻如出了书房,来到大厅中,野田洋尾看到郑藻如一个人走出来,心中咯噔一下,立刻升起不妙的预感,难道,这次真的又要失望而归吗,野田洋尾深吸口气,迫不及待的走上去问道:“郑先生,镇南王怎么说,同意了去日本吗。” 

    “没有。”郑藻如摇头道。 

    “啊,。” 

    野田洋尾一个趔趄,喃喃道:“不可能,不可能的啊。” 

    此刻,野田洋尾心情非常低落。 

    他第一次来镇南王府求见,遇到李振发怒,以至于他只看到了李振的面貌,一句话都没和李振说,就被撵出了王府;第二次他准备拜见皇帝,因为皇帝接见他,群臣肯定在的,所以他准备借助皇帝的力量见李振,可惜皇帝不见他,导致第二次见李振的机会失去,第三次他成功的见到李振,但是他提出请求,却遭到李振的无情拒绝。 

    常言道事不过三,他已经是第四次了啊。 

    这一次,他是抱着极大的诚意来,甚至把自己一母同胞的妹子拱手送给李振,还把自己心爱的女人也送给李振,付出了这么多,得来的是一句不同意,让野田洋尾心中失落,甚至生出浓浓的幽怨,然而,他又生出无力回天的感觉,因为国家需要一个指导的人。 

    野田洋尾激动之下,一把抓住郑藻如的手,情绪激动的说道:“郑先生,为什么镇南王不同意,请你告诉我为什么。” 

    他恭敬的站在郑藻如身前,不停的鞠躬行礼。 

    郑藻如道:“其实,也不是没有机会。” 

    “哦,什么机会。”野田洋尾像是落水的人,一下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一脸期盼的看着郑藻如,大声说道:“只要是能够做到,我一定同意,尽最大的努力去完成。” 

    郑藻如嘿嘿一笑,朗声说道:“王爷说了,你的两个妹妹要送来,但日本皇室的公主也必须送一个过来,只要完成了这两个条件,王爷愿意去日本走一趟,给你们指一条明路。” 

    “啊,。” 

    一声惊呼,野田洋尾蹬蹬后退两步,一脸吃惊的神情。 

    公主,李振竟然要皇室的公主,太不要脸了,野田洋尾脑袋摇得像是拨浪鼓似的,沉声说道:“我大日本神国的公主,是……” 

    话刚出口,又听郑藻如冷冷说道:“我没有闲工夫听你废话,你可以走了,决定送公主过来,就派人通知一声,若是不愿意送公主来,自己乖乖的滚出南京,不要再来镇南王府,王爷已经不耐烦了,若是被杀了,不要怪我。” 

    “来人,送客。” 

后患无穷急不择途敛怨求媚六出奇计趁心如意顺水人情附声吠影叔度陂湖七孔生烟率由旧则磕头礼拜一馈十起张大其词浃髓沦肌一片汪洋尽多尽少流言风语理不胜辞有声无实束手就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