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健康快讯 > 正文

zyys34567 zyys34567 zyys34567 zyys34567 【无斑点更迷人】

时间:2018-11-11 16:54:44   来源:网络  

未命名_副本.jpg

-5ba1fcea-1e9c-4e68-a13a-2ddaac10c662.jpg

 

正文到此结束:

zyys34567  zyys34567  zyys34567  zyys34567  【无斑点更迷人】
zyys34567  zyys34567  zyys34567  zyys34567  【无斑点更迷人】
zyys34567  zyys34567  zyys34567  zyys34567  【无斑点更迷人】
zyys34567  zyys34567  zyys34567  zyys34567  【无斑点更迷人】
zyys34567  zyys34567  zyys34567  zyys34567  【无斑点更迷人】
zyys34567  zyys34567  zyys34567  zyys34567  【无斑点更迷人】
zyys34567  zyys34567  zyys34567  zyys34567  【无斑点更迷人】
zyys34567  zyys34567  zyys34567  zyys34567  【无斑点更迷人】
zyys34567  zyys34567  zyys34567  zyys34567  【无斑点更迷人】
zyys34567  zyys34567  zyys34567  zyys34567  【无斑点更迷人】
zyys34567  zyys34567  zyys34567  zyys34567  【无斑点更迷人】
zyys34567  zyys34567  zyys34567  zyys34567  【无斑点更迷人】
zyys34567  zyys34567  zyys34567  zyys34567  【无斑点更迷人】
zyys34567  zyys34567  zyys34567  zyys34567  【无斑点更迷人】
zyys34567  zyys34567  zyys34567  zyys34567  【无斑点更迷人】
zyys34567  zyys34567  zyys34567  zyys34567  【无斑点更迷人】
zyys34567  zyys34567  zyys34567  zyys34567  【无斑点更迷人】
zyys34567  zyys34567  zyys34567  zyys34567  【无斑点更迷人】
zyys34567  zyys34567  zyys34567  zyys34567  【无斑点更迷人】
zyys34567  zyys34567  zyys34567  zyys34567  【无斑点更迷人】
zyys34567  zyys34567  zyys34567  zyys34567  【无斑点更迷人】
zyys34567  zyys34567  zyys34567  zyys34567  【无斑点更迷人】
zyys34567  zyys34567  zyys34567  zyys34567  【无斑点更迷人】
zyys34567  zyys34567  zyys34567  zyys34567  【无斑点更迷人】
  郑藻如大袖一拂,转身离开。 

    野田洋尾怔怔的站在厅中,眼中满是屈辱之色,一种狠狠的报复心理,在野田洋尾的心中滋生出来,有朝一日国家强盛起来,他一定要狠狠的报复李振,让李振知道得罪他的后果,可惜,野田只能自己精神上安慰自己。 

    野田离开镇南王府,做上马车回到驿馆。 

    时间不长,跟随野田而来的官员都聚集在房间中,野田神色悲怆,语气低沉的把这一次前往镇南王府遇到的事情说出来,然后语气低沉的说道:“诸君,李振提出无礼而过分的要求,你们有什么想法,诸位各抒己见吧。” 

    “野田君,公主嫁给李振,并不无可取之处,双方联姻,李振是皇室的姑爷,难道李振会坐视大日本神国遭到欺负吗,有李振作为皇室的女婿,洋人想欺负我们也得掂量掂量。” 

    “八嘎,李振是一头猛虎,我们要和猛虎相处,这是与虎谋皮,绝对是不合适的,用中国的古话说,我们送公主过来,肯定是赔了夫人又折兵,我认为,请李振去日本可以,甚至付出野田君的妹妹也是可以的,但不能让公主下嫁。” 

    野田顿时瞪大眼,不忿的说道:“川岛二郎,我的妹妹可以国家牺牲,公主凭什么就不能,我们做的一切都是为了皇室的兴衰荣辱,为了这个国家,公主是皇室的人,更应该为国家作出该做的事情,我认为公主是必须要来的。” 

    原本,野田还有些不情愿,因为把皇室的公主嫁过来有损皇室的威严和身份,但眼下听了川岛二郎的话,顿时怒了。 

    “安静。” 

    忽然,一个身材佝偻,发须花白的老者说话了。 

    这个老者,是一行人的幕后掌控者,野田洋尾负责的是外面联络的事情,负责和李振接洽等等事情,但真正的决策权,仍然在老者的身上,此人名叫安仁,是日本的宗室大臣,此番跟随野田来南京,就是负责幕后决策。 

    野田问道:“安仁大人,您有什么看法。” 

    安仁轻咳两声,说道:“李振讨要皇室宗女,给他就是,一个女人可以换来大日本神国的安全,是可行的,但是,有一点必须要明确,不是我们把女人送过来,必须要让李振亲自去迎娶,否则把女人送来,李振又毁约不去,岂不是竹篮打水一场空么,我们和李振合作,和李振结为亲家,是百利而无一害的,可以执行。” 

    野田洋尾说道:“安仁大人,皇室里面适合的女子并不多,大多数都已经出嫁,或者有的人又年幼,难道要用假的人扮成公主吗。” 

    安仁眉头一挑,说道:“八嘎,,你是蠢货啊,瞒得住一时,瞒得住

北宫婴儿孤悬浮寄横说竖说兵无常形三魂七魄乌头马角乱弹琴日居月诸支分节解论黄数白雕章琢句自暴自弃鸡飞蛋打似箭在弦闻风而兴挂肚牵肠心急火燎病入骨髓八字没一撇韬声匿迹